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飞针走绣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淘宝优惠券
查看: 879|回复: 2

从学法学到成为珠宝买手,我这样走上了自由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4 22: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学法学到成为珠宝买手,我这样走上了自由之路

“林中有两条路,朝着不同的方向,而我选择了少数人走的那一条,于是我看到了迥然不同的景象。”

是的,我不愿意选择格子间,不喜欢朝九晚五,我想要一份事业,人生中的另一个另一半,我想用账单支付我的自由。


(一)
23岁的开端,我从上海飞往纽约,带着对未知的欣喜和忧虑。

去纽约的目的,是去参加美国珠宝学院(GIA)的宝石学家课程(G.G.),为期半年的全日制学习,课程分为钻石鉴定和彩色宝石鉴定。在此之前,我刚刚从大学毕业半年左右,专业和珠宝毫无关系。去纽约学习珠宝的初衷,是因为我一直想学习一个技能,有意思的,酷酷的,珠宝鉴定暗合我这个想法,纽约也是我喜爱的城市。所以,就去了。

学校在纽约的5大道47街,是一个经常会出现在各种电影里的地方,47街又名Diamond Jewelry way(钻石珠宝路),顾名思义,这是一个钻石和宝石交易的路段,集聚了大量的珠宝供货商、零售商、镶嵌公司、当铺、宝石商人。


(图片源于网络)

在纽约这个行当里的犹太人很多,所以经常看到穿着黑褂,戴着帽子的犹太人走来走去,或者在街上做一些交易,外人看来,总是颇为神秘的样子。


(图片源于网络,然而我很确定右边这个人我一定见到过…)

实验室里的同学,加上我自己有20个人,来自天南海北各个国家。在实验室的日子,前两个月学习钻石鉴定和分级。后四个月,是彩色宝石鉴定,不断地看宝石样本以及做鉴定。

当我们拿到教材和阅读时间表的时候,全班都倒吸一口气,多得令人难以置信。在彩色宝石刚开课的两周,全班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些仪器,那些专业词汇,难,太难。老师说,你们度过这两周,一切都会变得明朗,你们练习得越多,掌握得越多,就不会再觉得难了。

GIA最后的考试叫做20 stones,用轮流抽签的方式,每个人在200颗石头里抽出20颗,然后把它们鉴定出来是哪一种宝石,是天然的还是合成的,涉及种类有200余种,20个全部鉴定正确,百分之百正确率,考试通过。

有一段时间,我很焦虑。应该说,我们全班都有一些焦虑。平时的练习里,一个盒子里十个石头,鉴定完之后去给老师核对,哪怕十个,也很难保证百分百的正确率。这件事情对所有人都有压力,有时候碰到一些奇怪的石头,实在是难以分辨,会纠结很久。压力最大的时候,我的耳神经每天都在痛。

考试结果出来前,我们全班都在走廊里,那个时刻一直在我的记忆里,20个人,互相说着段子以缓解内心的紧张感。这个场景里,我内心有一丝不舍,高中以后,谁连续和同样的人坐在一个一百平米的空间里六个月,从周一到周五,从每天早晨八点到下午四点。

幸运的是,我第一次20 Stones就通过了。

(二)
曼哈顿和皇后区之间,隔着一个小岛,叫做罗斯福岛,我很喜欢这个闹中取静的地方,经常会坐在那里看书。那天我坐在岛上的星巴克门口阅读GIA的教材,我的身边一桌,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他也在阅读。

半个小时后,他走到我的桌边,问我,你是不是在GIA念书呀?我在珠宝业做了45年了。以此为开头,聊了快两个小时,他的公司就开在GIA边上,他邀请我去参观。

他其实并不经营钻石或者宝石,而是做镶嵌和私人定制。有一天放学,我打了他的电话,去他的公司看了一下,参观了一下宝石镶嵌流程。


他说多数人缺乏创造力和判断力。他说他开公司以账单支付他的自由。

他酷爱阅读,有次从包里拿出一本老子语录,跟我分享他最喜欢的段落:上善若水。他叫Lee,我和他成为了好朋友,经常会去他的办公室坐坐,和他聊聊天。

与此同时,国内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叫我购买宝石。

一开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我去逛了一下47街上的零售店,逛完了之后,内心大为疑惑,于是跑去了Lee的办公室,我问他:为什么我看到的价格,都挺贵的呢?他笑了:那是零售价,给终端客户的,你是行内人,你如果需要买货,你该去业内的供货商。我说,这样啊?可是我谁都不认识,我该去哪里找?他说,你先回去,我会给你写一封邮件。

第二天,我收到了他的邮件,他罗列出了他在业内40多年,了解的各类供货商,从钻石,到红蓝宝石、祖母绿、再到珍珠,还有半宝石。每一个都标好电话,联络人,备注好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且他说已一一为我打电话引荐。我难以形容那一刻的心情。

我开始了一种更加充实的生活。每天四点以前,我在实验室,四点以后,我在各类供货商的办公室。我一边学,一边开始上手买各类东西。乐此不疲。

毕业典礼之后,我独自飞去了迈阿密,不是为了度假,而是去看展览。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前往美国的珠宝展,不知道我的珠宝事业之路,是不是从那一刻起,算是正式开始了。


或者它早已开始了,命运一步步把我引向那里。

(三)
离开纽约前,我和Lee一起吃饭,他问我回国后的打算。当时我并没有横下心创业,他看出我的犹疑,跟我说,我看得出来,你对这件事有真正的热情,去做吧,给自己三年时间,就算失败了,也不怕从头来过,而且我觉得,你不太会失败的。然后这个很有文学素养的老先生,一字一句给我背了一首诗:The road not taken,美国诗人Robert Frost的代表作。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大意是,“林中有两条路,朝着不同的方向,而我选择了少数人走的那一条,于是我看到了迥然不同的景象。”

我每每想起那个场景,就无比动容:一个头发花白的美国老先生,在并不安静的中国餐厅,给一个中国女孩背一首诗,以鼓励她坚持她所热爱的事情。

是的,我不愿意选择格子间,我对朝九晚五没有兴趣,我想要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事业,人生中的另一个另一半,今天我有幸觅得它,就不会让它轻易走。我要用账单支付我的自由。自由,I am the boss of my life。

突然间,一切都明晰了起来。没有犹豫,没有纠结,没有害怕,只有一往无前的勇气。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任务,不是赚钱,不是功成名就,不是组织家庭,而是:认识自己。自己的优势、局限性、从方方面面的角度审视自己。这个过程中,会有大大小小的事件,深深浅浅的痛苦,不断推翻,不断褪一层皮。而这是有意识的人类的修行。

和Lee告别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他的背影,他已经六十六岁了,头发花白,所幸常年锻炼,身体硬朗,然而我仍然不免有些心酸。我暗自决定,以后每回一次纽约,就要去看他一次。

这个世界什么样子,取决于你站立的位置,以及审视它的目光。功利主义说一万次无利不起早,然而善意和暖意是依然可以被感知的,能量也始终在流动。

(四)
我回国了,开始正式进入创业者生活:盈亏自负,努力深入这个行业,给自己慢慢建立体系。

我开始跑在各类市场,不到半年时间,我去了深圳、北京、泰国、香港、缅甸,我几乎不缺席任何一次珠宝展,我去矿区,去世界上最古老的宝石交易市场。我的计划里,我还会去斯里兰卡、日本、欧洲,如果有机会,也想去哥伦比亚和非洲看看。

我挑选宝石,一颗颗,都是经过自己眼睛和手,精挑细选出来的。然后做成成品,送到欣赏它们的人手上。

今年我几乎全跑在发展中国家,已经完全在另一种生活状态里,我偶尔会想起大半年前我在实验室的时候,大大的落地窗,一抬头,就是蓝天白云,曼哈顿的高楼林立。

(五)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纽约遇见的人,发生的事,他们遥相呼应着我身上的浪漫因子:这座城市之所以迷人,因为在它这里,万事都有可能。

我的23岁,在曼哈顿,在哈迪逊河,在洛克菲勒中心,在5大道,在47街,在这座,全世界最棒的城市。谁不为它着迷与倾心?它积聚了多少年,多少代年轻人的梦想与努力,以向它输送着源源不断的活力,它那么张扬,那么耀眼,我喜欢这里,能够在年轻时感受到它快速跳动的脉搏,在这里找到自己为之所爱的事业,我深感自己的幸运。

我没有刻意为之任何事,但生活把我带到了这里。就像陶杰的《杀鹌鹑的少女》里所写:“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作者恺逸:2014年毕业于同济大学;现为珠宝买手、钻石鉴定分级师、彩色宝石鉴定师及珠宝品牌Gu&Co.创始人,仍在创业期,跑在世界各地。






来源:Fashion采访手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发表于 2018-6-13 23: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跨度还真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免责声明

飞针走绣服装论坛创建于2010/09/25,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飞针走绣服装论坛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